大美中国客鸟尾石笋惠来的千年诗意

灵风收藏网 收藏信息 2020-05-30 18:22:21 0 石头  它们  神奇  海潮  岩石  

与客鸟尾的石头初见之时,领略其魅力的人还不多。

这片位于惠来县靖海镇客鸟尾石笋奇观旅游区的神奇石林,最初几乎是无路可寻的。

记得当时给我们带路的,应该是靖海当地的团委书记。

我们把车远远地停放在某处,然后徒步穿过一条蜿蜒曲折、遍布芒草的小路,不时需要将疯长到一人高的过分热情的野草往左右两边分拨,才能看清这条“小路”妩媚婉约的窈窕腰身。

然而一钻出这片杂草地,便是一幅海与石的巨大画卷毫无修饰地从天而降,竟把人吓了一跳。

惠来县靖海镇客鸟尾石笋奇观旅游区的神奇石林大家雀跃着跳上附近的黑色大石头,海浪迫不及待地扑过来,长啸复短吟地倾诉着,眼前一片闪着银光的石头群立刻震慑住了我们。

这是石头吗?那些圆头滑脑的家伙,分明就像一只只憨态可掬的小企鹅,又像一排排破土而出的鲜嫩竹笋,它们挤眉弄眼地眨着狡黠的眼睛,阳光在它们光洁圆润的脑袋上打了个趔趄,它们便恶作剧得逞般欢笑着、打闹着。

与多数海边礁石不同,这里的石头整齐划一,通体泛白,犹如身穿典雅高贵的演出服装。20年后,我再次来到客鸟尾时,那条窈窕小路已经荡然无存。开着车,导航会很轻松地带我到达目的地,一块朴素的石碑就立在眼前,上面的文字静静地提醒大家:“客鸟尾石笋保护区保护措施:保护区域内的石头不准炸,不准搬动或破坏,不准在沿岸取石取沙……惠来县人民政府。2005年3月。”停车即可快捷登上巨石,只见万顷碧涛之畔,错落有序的石笋景观一一重现。它们太包容了,对我多年的疏离视而不见,仿佛昨天刚欢晤一般,在阳光下争先恐后地向我眨着狡黠的眼睛。20年的光阴,在它们眼里不过一滴小浪花,与昨天何异?石笋区裸露的断截面依稀透露出石头的肌理和纹路。据说这些岩石是“海蚀岩”,万千年前,地壳运动将它们逼出深水区,海潮又挟带碎屑物质对它们夜以继日地撞击、研磨和溶蚀,岩石群便造出如今这惊心动魄的独特景观。这是大海与石头绵绵无绝期的磨合与亲吻,如同史诗式的长篇对话。石在海心里,海对石有巨大的包容心,它那卷起千堆雪般的强悍之爱、晓风残月般的呢喃温情,是疯狂的倾诉,又是沉醉的爱抚,成全了岩石的脱胎换骨、风情万种。石头们一定晓得海的心意,它们肆意变幻成气象万千的形态,却又在流转光阴中,不离不弃。那天我还赶上了日落的最佳时间点。落日先是挂在远处风力发电机上,然后缓缓下沉,天际一片绯红,海面波光粼粼。细细的金色波纹与乳白色石笋群在这霞光中脉脉相望,似有许多情话要说,但许多话又不必再说。最后,那抹亮色神奇般聚拢至海天相接处,瞬间沉入海面。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原本以为应该完全暗下来的天空,忽然出现大幅高饱和度的红中透黄的亮光,自海天相接的远方向高空大幅度地倾情射出。但须臾间,天便黑了下来。落日终于完成了它隆重的演出。此时,海潮依旧不为所动地一开一合,石头们也有别于白昼的闹腾,静静地领会着海潮的高歌低吟,开始在星空下闪闪发亮。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