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台日志之亲身体验牙医术

灵风收藏网 黄金收藏 2020-05-28 22:58:17 0 台湾  先生  拔掉  工作  牙齿  

  在苗栗欢度了端午节后,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到日月潭,让学子现场体验大陆课本中介绍的日月潭。我则随彭志纲先生返回台北,参观他新近开业的牙科诊所。  我与彭先生相识于2010年10月9日,时为台湾振兴医院牙科主任的他,首次返乡寻根谒祖并进行医学交流之时。那天,我带他们伉俪首次回到祖屋——武汉黄陂木兰乡彭家坳,祭扫祖父彭矫之墓,拜访老家宗亲,他非常兴奋。

因他一家走出了三位将军:祖父彭矫(字强哉)为孙中山的少将副官主任,叔祖彭俊为黄埔四期毕业的抗战将军,父亲彭运生为我国驻守太平岛的首位主任、海军少将。当他看了我的传记文学作品后,当即邀请我为其祖父立传。尽管手头资料十分有限,但我还是欣然接受。

并在辛亥百年之际,先将其小传《彭矫:从首义教官到羊城营救宋庆龄》,收入笔者主创的《辛亥首义百人传》。

  当车行台北士林区天母路,笔者从车窗发现,散布在大街小巷的牙医诊所,甚至多过银行。

难道台北人的牙齿都不好?抑或是他们太爱护牙齿了?我询问彭先生,他回答说:首先,台湾每年糖的消费量很高,小孩子从小就喜欢吃糖,人们在饮食方面,甜食又比较多,因此容易造成牙齿的损坏。

其次,近年来,一般民众养成了每六个月洗一次牙的习惯。

  彭先生告诉我,台湾牙医业十分发达,其中九成为私人牙医诊所,仅台北市区就达七千多家,平均每位牙医师服务的人数约为千人左右。

这一比例高于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发达国家。

只是台湾牙医业竞争激烈,工作的时间较长。

他的门诊工作通常是从上午9时看诊至下午9时,长达12小时。

除每周四由弟子坐诊外,他六天均要坐诊。

作为台湾牙周病医学会理事长,他每周得抽出一天时间参与学会的工作。

  我赴台前夕,彭先生本来要在北京参加一周学术研讨会,得知我来台后,他开了一天会就返程,并预约为我看牙病。

我也想亲身体验一下台湾牙医的医术。

  端午节那天正好是彭先生休诊,我成了他的惟一病人。

他洗牙后发现,我的两颗牙有问题,拟分两次拔掉。

当他拔掉右边一颗时,我没有任何痛感,当即决定请他把左边一颗也拔掉了。

几年前,我曾在湖北省口腔医院与黄陂人民医院拔过牙,不论是设备、还是技艺,均相差甚远。

这也许是大陆不少人专程前往台湾看牙医的缘故吧。

  半个小时后,我们共进晚餐,亦无任何障碍。

次日,彭先生又用激光机(全台湾只有七台)给我补牙。

为表示谢意,笔者特向他赠送了“华夏无处不风景”的国画。

  晚餐后,由彭先生驾车、夫人导航,我们一起夜游了阳明山。

(裴高才)。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