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人谁写日记方方日记在海外出版只有坏影响吗原创讨论

灵风收藏网 黄金收藏 2020-05-28 09:52:20 0 我们  记录  日记  需要  看到  

正经人谁写日记?方方日记在海外出版只有坏影响吗?撰文丨墨黑纸白一、写日记的人可能不多了,但看的人并不少这两天纸白君一直在思虑要不要就这个话题写一篇文,在节奏越来越快的社会中,写日记的人确实是凤毛麟角了,但看日记的人可能并不少。

前几年姜文有部片子,里面有几段对话是这样的:“正经人谁写日记?”“你写日记吗?”“我不写。”“我反正也不写。”这几段对话在当时纸白君于影院看这片子时,周围很少有人能找到笑点,纸白君是看懂了,但也没有丝毫想笑的想法。

当年写日记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人,纸白君不做分析,纸白君只是在思虑,我们面对历史,面对时代印记,面对苦难或者欢乐,是需要有人来记录的。大多数时候,去记录的人,无非是一些吃瓜群众们所看不起的柔弱文人们去记录,也就更少有具备一定社会地位的人去记录了。

所以当时在电影院中纸白君没笑出来就那几段对话,纸白君想的是,我们先辈们的苦难岁月,我们后辈们还有几人能深刻认知,而非拿来戏虐?这几天一个曾经不被人所知的写文者的日记成了各方争论的焦点,换句话说在这个日记没写之前,她也只是个柔弱文人中的一员。

随着日记不断在网络上被更多人广而读之,以至于后来连很多官媒都对写日记的那个人进行了采访,甚至到这几天外国出版社进行前期预售与后期出版。

二、我们的时代需要有人记录终于记录前几个月的日记,成了爱国还是叛国的重大话题,有的人认为她记录是对的,有的人则认为她是在为外国人做记录工作,大概都是这两类看法。

纸白君的看法则相对简单一些,我们需要有人记录时代,需要记录社会发生的每一件重大事宜,更需要离事发地最近的人有更近距离的观察和记录。

这对我们社会的进步是重要的,这对我们总结和反思也是有很大意义的,这对我们不再重蹈覆辙也会是有一定帮助的。

在会产生一定积极意义的同时,是否也一定会产生坏的影响呢?纸白君不这么认为,我们来看下某官媒对方方的一段采访内容:“您说封城期间“在我眼前出现最多的有四种人,一是送外卖的小哥;二是警察;三是基层社区工作人员;四是环卫工人”。

在您看来,他们在疫情期间坚守岗位,对武汉人的心态有着怎样的影响?答:整个城市没有人的时候,是让人有空虚和恐慌感的。

但是,一旦有这些我们常见的人在活动,而且他们还很从容地做着事。

这种从容是很容易传达到我们身上。

就跟你走夜路,你很害怕,而这时,你突然看到有几个警察在路的那边,你立即就不会害怕了。

这是一样的道理。

三、记录出来的并非只有坏的一面,更多还是积极的一面在这两段采访内容中,我们需要看到的是,在我们社会受到重大危机的时刻,在武汉这座城市陷入停滞时刻,不少普通人还是在努力前行,运转社会。

当然还有不少服务社会的人依然冲在最前面,他们是警察,是基层社区工作人员,是环卫工人,普通人的苦难需要被记录,服务者们的付出也需要被记录。

从这方面来说,方方日记中不只是记录了有些做的不好的地方,更记录了有些做的很好的地方,怎么能说只有坏的影响呢?当然还有人会说:“她更多的是在歪曲事实描述死了多少人,死了多少医护工作者,有多少无人认领的手机。

”关于这个问题,如果单单因为写了这些就会让外面的人对我们产生更不好的影响,甚至是给他们很多可以利用的筹码,纸白君认为这个理解太片面了。

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处境?很多人可能是不了解的,在4月8日有这样一句简洁明了的要闻: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和工作准备。

这句话出自哪里纸白君不说了,只说这句话代表了什么样的重要含义?即我们面对外部压力已经严重到了可能无法想象的地步。

而方方日记在国外的出版,纸白君认为其积极的一面要高于有些人认为消极的一面,即让外国人看到我们中国为此次疫情付出了多少代价。

四、我们需要让外国人了解到我们中国到底付出了什么让外国人看到我们中国为此次疫情有多少普通人和不少服务者们都在努力着,让外国人看到中国普通记录者与官方记录者可能不同但都在记录的资料。

这会让他们明白,小觑这场席卷全球和人类的病毒,它到底有多么的凶悍,它到底有多么的残忍,它到底要让我们人类吃多少苦头才能真正正视它。

纸白君注意到,一些外国的政要人物不是很相信我们的官媒,那么私人记录的资料总没有理由不相信了吧?我们这里的人也要看到问题的重点所在。

我们现在需要让全球更多的对我们是同情状态,我们需要让全球更多的是对我们理解状态,我们需要让全球更多的是认可和肯定我们后期的努力。

纸白君需要着重提醒每一个立场不同或者说观念不同的人们,我们无论是因此被世界针对,还是因此而陷入倒退或封闭,是每一个人都无法承受的后果。

尽可能多的让世界了解我们,尽可能减少仇外情绪,尽可能地努力将全球化此次受到的损害降到最低限度,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其它争论都没有意义。

正经人谁写日记这样的奇特观点还是不要再有的好,没有记录的社会是可悲的社会,除了让外人无法了解我们,连我们自己都无法了解自己。

纸白君是希望外国人看到方方日记后,可以深刻了解到我们中国人的遭遇和我们中国人的坚毅,也要看到在人类史上我们中国人又一次承担了重大苦难开端。

或许在此次疫情彻底消泯之后,全球人类才能真正就我们与微生物的关系,我们与自然的关系,我们人类彼此之间的关系,开展一系列的交流与新规则制定。

2020—4—10落笔于墨辩w。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