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互动丨都市热报丨一槐乡趣

灵风收藏网 黄金收藏 2020-05-28 01:43:39 0 我们  母亲  上游  高大  

一“槐”乡趣东朱睿记得老家东面三四百米就有几棵槐树,除一棵特别颀长外,其余的枝杈都很低,连我这个不会爬树的,两脚蹬着树干,一手够着树脖子,都能够攀援而上。看那一嘟噜一嘟噜含苞待放的槐花就在眼前,用力吸吮飘来的香气,狠狠咽下口水,恨不能再多生出几只胳膊,将槐花都采摘下来。

没想到好几次只顾眼前,险些脚底踩空。所以一旦槐花入手,哪里顾得了许多,立即顺着青嫩的花梗撸花入口,鲜花本身所蕴含的汁液与口中唾液快速融合,成为了存留多时的甜蜜。

大人们知道后很担心我们这些孩子的安全,邻居高大伯受到委托,他用一根两米长的竹竿绑上镰刀,领我们去收槐花。我们则拿竹筐的拿竹筐,拿搪瓷盆的拿搪瓷盆,看到槐花快落下来,赶紧过去拿出容器准备接纳。由于专注槐花是否被风吹得改变了方向,经常发生两个人头碰头,盆碰筐的情况,每到这时,我们就笑作一团。

终于筐内满“云”,碗满“雪”,我们便打道回府了。

回到家,母亲一脸惊喜,她将槐花用淡盐水冲泡,清水洗净,控去多余的水分后,加上面粉拌匀,开始蒸槐花。

蒸好后,面嘟嘟的槐花立即散发出了一种柔香,母亲欲先备足两个人的份量。

见我一脸不解,母亲解释:“你以为你高大伯一直伸着脖子、举着手臂这么长时间,不累吗?咱不能光顾着自己吃,不想着别人的好。

走,和我一起送去。

”我若有所悟跟在母亲后面,进了高大伯家的门。

一进门,我不由惊呆了,只见小方饭桌上有一碗槐花鸡蛋汤、几块煎制的槐花饼、还有几个槐花包子,母亲一看,忙说:“也不知你们什么口味,所以蒸槐花没放佐料,这样即便不吃,也能多保存些时间。

”高大妈赶紧同母亲寒暄,原来这些都是我们这一行小伙伴的家人给送来的。

再看高大伯,既不说话也不吃饭,光一个劲儿抿着嘴笑哩!后来,旧村镇改造,居民们都感念那几棵老槐树,所以一直保存了下来。

如今槐花又开了,多像一串串白色的小铃铛,随风飘来荡去的香气轻易就拴住了我们奔波的脚步。

版面欣赏【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