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平台与餐饮企业唇齿相依广东餐饮协会要求美团取消高佣金称不愿看到诉讼

灵风收藏网 辨别赝品 2020-05-29 19:42:07 0 协会  企业  平台  佣金  

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下称广东餐饮协会)联合33个广东各地协(商)会向美团外卖发出联名交涉函,受到媒体关注及报道。

交涉函发布当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发布交涉函出发点、餐饮行业现状、下一步举措进行了书面采访。4月12日晚,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就采访提问统一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回复内容进行了梳理。发布交涉函初衷:代表餐企发声就广东餐饮协会发布交涉函,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回复称,不少小规模连锁餐企在疫情期间到行业反映与投诉外卖平台问题,行业协会是代表大家(餐饮企业)发声。

协会认为,相比外卖平台,绝大多数尤其中小型餐企是没有话语权、议价权与谈判权的,也很难集中力量去与平台沟通争取自己的权利,所以协会才不得不站出来。

至于为何呼吁美团外卖减免5%及以上外卖服务佣金,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回复称,是对标其他外卖平台的纾困帮扶措施。关于高佣金现象,从疫情爆发至今,行业内已经有过多次的呼吁乃至于举报,本协会也曾于3月10日发函。但美团未正面回应,才有了这次提出严正的交涉。外卖成当前餐企救命稻草就当前广东餐饮行业现状,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回复称,餐饮业是一个对环境敏感的行业,疫情期间,餐饮业是受冲击最严重、影响最广泛的行业之一,甚至出现严重衰退,形成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主要体现在现金流枯竭、物业租金、人员稳岗等成本负担问题,关键是堂食受限,业务量断崖式下跌,外卖成了很多企业赖以生存的救命稻草。针对目前外卖平台对毛利率的影响,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回复称,餐饮企业的毛利率(销售收入-产品成本)尚可,但占比最大的房租、人工是不进入产品成本的,要在毛利之外扣除。与外卖平台合作,可以摊薄部分房租和部分人工,增加利润。但如果平台扣点在20%左右或以上,基本上就没有增量利润空间了。广东餐饮行业协会表示,被调查企业有接近80%的企业营收不到去年同期的30%,已有60%的企业因营收大幅减少、门店租金压力大、外卖平台抽成高等原因暂停部分门店营业。美团成长不易,不愿看到诉讼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还回复称,协会曾收到很多餐饮企业针对美团外卖的各类投诉,表达出对美团外卖诸多行为的不满。为维护会员企业合法权益,反映行业诉求,全力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保障企业复工复产,全面恢复生产生活秩序,保持经济平稳运行,协会必须与美团进行交涉。尽管外省有餐饮企业向市场监管部门举报的成功案例,但广东餐饮协会认为,单个餐饮企业力量不足,协会必须联合广东全省共33家协会共同发函交涉,如美团不做回复,将考虑采取进一步措施。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认为,市场上长成美团这样一家大平台公司不容易,我们更希望美团能健康发展得长远长久。我们实在不愿意看到有企业或者消费者针对美团提起关于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的诉讼程序。所以,我们在致函中对美团外卖提出了规劝,希望美团能采取积极措施、避免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案件的发生。但其表示,若美团(外卖)继续坚持原有做法,则无异于杀鸡取卵,将逼迫广大餐企不得不采取包括法律行动、扶持新平台等措施反击。广东省省、市、区餐饮协(商)会将联合全省各地餐饮企业、全国各地餐饮协会采取进一步维权行动,保留诉诸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向反垄断执法部门、起诉等行政和司法手段的权利。外卖平台与餐饮企业唇齿相依实际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过程中,相关业内人士也表示,外卖平台也在参与配送服务,且平台配送成本高企也是目前的现状,美团点评作为上市公司追求盈利无可厚非,不能只谈餐饮企业遇到的困难。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认为,美团作为一家企业,追求自身盈利确实无可厚非。我们在呼吁美团切实帮扶餐饮企业的同时,也在提醒美团关于唇亡齿寒、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其分析美团2019年报披露的餐饮外卖骑手成本项目后得出,平台的扣点收入(佣金毛利)增长率大大超过了成本(骑手成本)增长率。疫情冲击下,平台与商户本应抱团取暖。我们认为,外卖平台与餐饮企业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平衡点就是和谐共生而不是此消彼长。所以严正呼吁美团实质性帮扶餐饮企业纾困解难。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回复。值得注意的是,在广东餐饮协会第一次发函前,美团曾有代表就减免佣金等诉求与协会沟通,但并未正式实施,至今也没有任何官方答复。不同声音:美团投入4亿元帮扶商户而舆论场之上,亦存在不同声音。战略营销专家小马宋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美团收取的佣金并没有为其带来多高的利润率,美团2019年财报显示的第三季度收入275亿,净利润19亿,净利润率6%左右,这说明外卖平台盈利并不高。其中,美团的佣金包括流量费和人力配送费。餐饮店在美团上开店,本质是借用美团流量促进成交。而美团同时还负责帮助商家把外卖送到消费者手里,为商家提供配送服务。美团也无法收取太高佣金,因为还有饿了么等其他平台。如果佣金提高到商家无法承受,商家要么会转向饿了么,要么自己配送。小马宋回复南方日报时表示。美团点评3月30日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财报显示,2019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为亿,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亿。外卖佣金由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三项资费组成,其中,配送服务费占总佣金费用达%,也就是说佣金超八成用于支付骑手工资。而据《美团点评扶贫报告》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里通过美团外卖平台获得收入的骑手增至370万人,370万骑手的工资就是实实在在的成本。美团此前曾在相关报道中表示,早在2月26日就启动了七项商户帮扶举措的前提下,发布了春风行动,助力商户复工复产,帮扶商户的阶段性投入超过4亿元,覆盖商户数量近60万家。有媒体报道称,不少餐饮企业在疫情期间收到了美团的外卖佣金返还。例如,广州大鸽饭每月至少能收到12万元的外卖佣金返还。责任编辑:kj005。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